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革命分子耶穌



前言:
宗教這個最弔詭東西,上帝從來沒親口跟你說何真何假,必須靠代言人。而歷史來看代言人混蛋多如過江之鯽。但神也奈何不了他們,看來神不是很弱不然就是不存在。既然這麼弱還相信這就是很不合理的事,簡單說,人類很多都是「神」經病,因為神經病太多,反而無神論者在眾多的神經病眼中的神經病。這就是真實世界,真理並不是對的,對的並不一定是合乎眾人價值觀。總結你知道越多你越無法融入這個世界,本書請小心服用。

隨記:
地圖:西元一世紀的巴勒斯坦

P.10 耶穌步上羞辱的十字架道路。→每次想到上帝之子上十字架,我就覺得宗教很可笑,居然能把無能的上帝拗成全能的上帝。基督教的窗飾能力太讓人激賞,死的都能說成活的。我非常痛恨謊言,對我而言比殺人還更顯其惡毒,但在法律上居然是最輕的罪,時常還無罪。想想這追溯起來真是一絕。從一個人的成長中,會發現戀愛課,根本是欺騙訓練課,除非層次差太多不需要使用外,基本上中意的都是你的水準之上,這就導致正面進攻是行不通的,只能用奇兵欺敵。沒想到小時候的第一堂社會課-戀愛,本質就是欺騙實戰。想當正人君子,只會落得好人卡、宅男封號,這世界真的很病態。
P.22 聖經也充滿了極為明確的謬誤與矛盾-我因此陷入混亂,精神上完全失去了依靠。→看來完全相信聖經的一定是瘋子,這需要多強烈的自我催眠,才能讓大腦硬生生的的把所聖經內容連結轉化成合理。
P.23 諷刺的是我愈瞭解耶穌的真實生平愈瞭解他身處的動盪世界,以及他對羅馬的反抗,我愈被他吸引,事實上,耶穌以猶太農民與革命之姿挑戰世界有史以來最強帝國,而失敗的形貌在我心中又比教會塑造的超然絕塵形象更為真實。→這本書為分水嶺,人類在2014年才能突破宗教的勢力,正大光明的出版拆教會台柱的書,可見人類的演進不是同步的,工業革命(1769年)至今約250年了。這時間差值得留意,科技跳躍只需要一個世代(約30年),就能轉換,但核心的人文架構居然需要十個世代才能有較有顯性的轉換。
P.25 我們能得知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這本身就是一件奇蹟。這名巡遊各地的傳道者,從這一村走到那一村,高聲宣揚末日將近,後頭跟著衣衫襤褸的追隨者,這樣的景象在耶穌的時代極為常見-事實上,由於太常見,因此在羅馬菁英眼中,這樣景象宛如一種諷刺畫。
P.26 要將拿撒勒人耶穌明確歸類於當時已知的宗教政治派別並不容易。耶穌充滿深刻的矛盾。
P.27 想詳介歷史上的耶穌,我們遭遇的問題是,這位改變人類歷史的人物,除了《新約》之外並未留下任何蛛絲馬跡。→看來文獻已被基督教抹消的很徹底。
P.31 關於拿撒勒人耶穌,我們只握有兩件確然不移的歷史事實:首先耶穌是猶太人,西元一世紀初,他在巴勒斯坦領導廣受支持的猶太運動;其次,羅馬因他領導猶太運動而處死他。
P.45 與鄰近的異教徒不同,猶太人並未在各地廣設廟宇。他們只有一個崇拜中心,一個獨一無二的神明臨在之所。→耶路撒冷的聖殿不像媽祖這麼多分身,多到還有黑臉品種…,真是扯。
P.50 入侵與占領耶路撒冷來說是司空見慣,儘管在猶太人心中,耶路撒冷擁有崇高的地位,但對歷朝各代的帝王來說,耶路撒冷只不過是他們追求更大野心之餘,順道掠奪與破壞的蕞爾小地。
P.53 羅馬人對外邦的宗教普遍抱持寬容的態度,對猶太人以及他們的一神信仰更是寬大。猶太人最令羅馬人不解的,不是他們的奇異儀式或對律法的嚴格遵守,而是猶太人帶有一種深不可測的優越感
P.54 上帝對以色烈人說,「其中凡有氣息的,一個不可存留。只要照耶和華,你神所吩咐的,將這赫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都滅絕淨盡」(申命記20:16-17)。→哇塞,原來以色烈人比納粹更早使用種族淨化!
P.58 彌賽亞的意思是「受膏者」。這個頭銜是指獲得聖職的人,身上傾倒或塗抹油。
P.65 拿撒勒這個小山村,地處偏遠,人煙稀少,西元前三世界前,拿撒勒未出現在任何猶太古代史料上。簡單來說,拿撒勒是個無關緊要容易被人遺忘的地方。→難怪說拿撒勒耶穌一定指的就是耶穌。地點太小、人口也少。
P.74 傳統上還是認為耶穌的職業是:tekton,指木工或建築工。在整部《新約》中,只有一句話提到耶穌是木工(馬可福意6:3)。tekton是羅馬人的俚語,指沒讀過書或不識字的農民,而耶穌很可能就是這兩者。
P.76 儘管天主教的教義認為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一直保有處女之身,但耶穌「有」兄弟是不爭的事實。
P.77 「這不是馬利亞的兒子麼?」(馬可福意6:3)這是一句令人吃驚的話,不可等閒視之。在巴勒斯坦,用母親的名字來稱呼首生的兒子-亦即稱呼耶穌馬利亞的兒子耶穌,而非約瑟的兒子耶穌。不只不尋常,而且令人震驚。至少這句話帶有詆毀的意思。→哇塞,歷史真的很有趣!古人比現在人還淫亂。現在有DNA技術和針孔攝影技術,根本不敢玩太大。看到第六章歷史本文,才發現資訊不對稱性多麼嚴重,猶太人在西元66年不小心占領了耶路撒冷,那種喜上眉梢的狂喜完全脫離了現實。羅馬因內部問題(尼祿自殺),遲到西元70年才攻下耶路撒冷,而且有計劃性的圍城之戰,讓難民全移往耶路撒冷聚集,然後一次性的殲滅殺光。猶太人天生擁有極度優越感不是沒有道理的,要活下來不瘋掉,必須先變成瘋子才能對現實的逆境產生免疫。想想南韓為什麼總愛吹牛,大概脫離不了這種歷史淵源吧!台灣也逐漸有這種傾向,好在算與中國語文相近,轉型倒也不難,但韓國註定像猶太人一樣,在這世界載浮載沉。和平時代,還可過的不錯,動盪年代一定又是被各種霸凌。如果有小孩(目前打算中止這基因序,不生),我會立家訓找好時機轉入中國並同化。什麼國家的,讀了那麼多歷史早沒那堅持了。那是有權有勢人的玩具,我閃邊站,要我愛國可以,中華民國權貴子弟走第一線。連服兵役這群人都能各種閃避,各種爽缺。我看到都笑了。總結讓我拿槍其實蠻危險的事,因為瞭解太多,越有可能是革命分子的成員,好在目前是和平的年代。
P.111 據說一個名叫馬可的猶太人拿起羽毛筆,寫下第一部福音的第一句話。他提到一個彌賽亞,名叫拿撒勒人耶穌。他使用的不是上帝的語言希伯來文,也不是耶穌的語言亞拉姆文,而是希臘文,異教徒的語言。不純粹的語言。勝利者的語言。也是耶穌基督福音的開始。→西元70年羅馬刻意要抹殺掉整個猶太人和耶路撒冷。
P.125 施洗約翰大約在西元28到30年左右被祕密處死。→耶穌接收他的信徒。
P.126 猶太人尊崇水,因為水具有一種閾限的性質,能把人或物品從其個狀態運送到另一個狀態:從不潔到潔淨、從褻瀆到神聖。
P.131 真正的事實是,無論施洗約翰是誰,無論他來自何方,無論他施洗是為了什麼,耶穌很可能一開始是以施洗的約翰弟子身份從事傳教活動。
P.143 (耶穌)「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馬太福意4:17)→真有趣沒想到末日論並非創新,早在耶穌就在玩這套。之前在電線桿上常看到,想說是那個王八說的,沒想到居然是耶穌,這些蠢教友真會幫倒忙,讓耶穌轉型成垃圾製造代言人。
P.144 從福音書可以明顯看出,耶穌的大敵既非深居羅馬宮廷的皇帝,也非派駐猶太的異教官員,而是大祭司該亞法,該亞法認為耶穌威脅了聖殿當局。因此設下陰謀處死耶穌(馬可福音14:1-2;馬太福音26:57-66;約翰福音11:49-50)。
P.148 對迦百農的民眾來說,耶穌為什麼具有神奇的醫治能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醫治的價錢。→哇塞!2000年前就懂得搞價格破壞,真是下足了猛藥。如同現在收驚行情價500元(加些雜支可能要1500元),但耶穌跟你說免費!
P.167 沒有證據顯示耶穌公開支持暴力,但顯然不是和平主義者。「你們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馬太福音10:34;路加福音12:51)。
P.175 耶穌的活動重心不是在北部地區的富裕大城,而是一些窮鄉僻壤。→欺騙有一個要領,一定要找比較笨的人才可能輕易騙得到,當騙到足夠多的人才能轉進大城市,然後運用劣幣驅良幣的方法兼併。
P.183 早期教會面臨的問題在於,耶穌並不符《希伯來聖經記載的彌賽亞典範,也不符合彌賽亞的任何一個條件。耶穌談到末日,但末日並未實現,即使羅馬摧毀了耶路撒冷與玷汙了上帝聖殿,末日也未到來。耶穌承諾上帝會解放猶太人脫離束縛,但實際上上帝什麼也沒做。耶穌誓言以色烈十二支派將會重建而猶太人將會復興;但實上恰恰相反,羅馬人併吞了應許之地,屠殺居民,並流放倖存的民眾。耶穌預言的上帝國度從來沒降臨;他描述的新世界秩序從未實現。→其實當時羅馬就知道他是在鬼扯也不在意,主要的原因就像現代跑到大甲鎮瀾宮拆顏清標場子,當然引起廟祝們的憤怒,叫警察抓他。結果就穿幫,什麼神蹟就莫名的失效,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
P.184 最初的福音書提供的證據顯示,不管基於什麼理由,拿撒勒人耶穌從未公開說自己是彌賽亞。耶穌也未曾說自己是「神的兒子」這似乎是別人給他的另一個頭銜。
P.205 羅馬時代,釘十字架成為固定的國家刑罰,程序變得統一,尤其規定要將手與腳釘在十字架的橫柱上。對民眾來說,「十字架」(crux)成了流行的粗話,等於罵人「去死」。
P.209 這座光禿禿的山嶺就這樣立滿了十字架,數百名垂死的罪在他題上急切地盤旋,等待他斷氣的那一刻,這個名拿撒勒人耶穌的彌賽亞,將與他之前或之後的每個彌賽亞一樣,遭遇同樣羞辱的結局,唯一不同的是,這名彌賽亞將被世人遺忘。→千百個彌賽亞總會出現一個代表留傳後世。我想到的是文天祥,當代應該不少同樣的人,但大家只會記得最有特色的那一位。
P.220 有關拿撒勒人耶穌的所有文字記載,包括四福音書的故事,全由從未實際接觸過耶穌的人寫的。→想想如果羅貫中的三國演義改名為三國福音,應該能熱銷歐美,畢竟本質是一樣的。都是道聽塗說,然後經作者的文筆渲染而成。主角換成孔明,其實就更像了。孔明也能死後復活,司馬懿嚇呆了。
P.225 最早的復活故事直到西元90年代中後期才寫成,在Q資料或《馬可福音》中都沒有復活的內容,前者編纂於西元50年左右,後者是西元70年之後才完成。→神話需要時間差才能蘊釀,如果在同時代寫出來一定馬上被打搶而穿幫,必須在前人都死光了,來個死無對證才能順利掰劇情。
P.226 保羅在同一封信裡向哥林多人表示:「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就是徒然」(哥林多前書15:17)。→現今已不信復活這套了,看來二千年的人類大騙局,終將淡出文明世界,但基督教已斂財近二千年了,要消滅還真不容易,這就是大到能左右人類主流意識。在想要怎麼拆掉宗教所斂的財富呢?嗯…目前大腦沒有頭緒,再想想。
P.226 被掛(亦即,被十字架)的人是在神面前受詛咒的」(申命記21:23)。→原來當代是這樣定義的。時空轉換是很奇妙的,文字隨著時間意義可從反變正,十字架在當代是低賤的象徵,而現代居然代表聖潔。也就是說耶穌才是被神詛咒的人,拜他不就…。
P.237 保羅不認為自己是第十三名使徒。他認為自己是「第一名」使徒。→玩過魔獸世界的應該很有感觸,這就是成就系統,弄了半天,他不是自己打敗英雄模式的Boss取得稱號,而是靠作弊,由工作室(他的學徒路加)幫這個躺屍(死後)金主(保羅)拿到偽稱號。
P.240 保羅說他直承自耶穌,但恐怕耶穌也無法理解他的教義。→套中國史就像朱元彰承自小明王的正統一樣,但小明王死法也很妙,搭船時不小心沉了…。人還是朱元彰派去護衛的。就這樣好巧的朱元彰剛好可以打著正統到處招搖撞騙,最後還真給他撞成皇帝了。
P.256 到了西元三世紀與四世紀,基督教逐漸從異質而教派分歧的猶太運動,轉變成制度化與恪守正統的羅馬官方宗教。→基督教跟耶穌追求的已是兩回事,套成現今的說法,借殼上市。例如胖達人的母公司-基因國際生醫公司,之前名稱叫達鈺半導體(老闆:耶穌),但做太爛了,被徐洵平(保羅)收購,並透過借殼方式上櫃,將達鈺更名為「基因國際生醫股份有限公司」(耶穌基督),然後在市場上能公開發行股票套利(羅馬官方認證,並受保護)。所以從古至今都是在商言商…。戲法千萬種,本質都是一樣的。
P.258 (雅各)他就像他的兄長耶穌與絕大多數使徒一樣,是不識字的農民,沒有受過正式教育。→12使徒大多數是文盲,看來一開始就註定此路不通。
P.271 兩千年後,保羅創造的基叔已完全吞沒歷史的耶穌。→大家都是就地取材在變戲法。耶穌拿的是施洗者約翰,而保羅也得此精髓,拿走耶穌的肖象權來傳播自己創的教派。也就是說現代的耶穌基督,本質上應該叫保羅基督才符合意含,正統的耶穌隨著文盲使徒走入歷史而悶不吭聲。

心得感想:
原來耶穌、雅各在當時是菜市場名(P.27)需要加注此資訊才能分辨誰是誰,當時通常是地名+人名,像拿撒勒人耶穌。
耶穌生於約公元前7年,死於公元後30年,猶太暴動占領耶路撒冷於西元66年,西元70年羅馬收復耶路撒冷。毀城殺人,由於聖城毀壞得太過徹底,約瑟夫斯因此寫道,我們找不到任何痕跡可以證明耶路撒冷曾住過人。西元二世紀的拉比因此刻意將猶太教與激進彌賽亞民族主逐漸區分開來,因為後者引發與羅馬的戰爭,使猶太人遭此劫難,此後《摩西五經》取代聖殿成為猶太人生活的重心,而拉比猶太教也開始興起(P.33)。
原來耶穌是文盲(P.75),他只會說方言。以在地來說,他會是住在窮鄉僻野的小村落,口操台語,不識字。整天說世界末日。這樣為什麼能吸引信徒?看來合理的解釋是那是個大笨蛋的時代,不然就是其實把他當瘋子。但瘋子有時也能走運,變成民代,over my dead body,居然有人信了,天呀!21世紀並沒有比1世紀高明到那去呀!
這本書真的太精彩了!如果看過福音戰士,更是高度共鳴,残酷な天使音樂一定在腦中響起。各種冷血一集接著一集上演,猶太人的優越感,在羅馬面前根本是泥做的。很奇妙的中國諺語並不適用耶路撒冷的人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問題這水對羅馬方舟來說微不足道。這種感覺為何有些恐懼呢?2600萬的怒吼(嚴格來說是609萬吧)可以逆大江大海多久?值得觀察。
耶穌受約翰洗禮後回家鄉傳教,結果最後被趕出去(P.139)真的有夠寫實,看著你長大,難道不知道你原本是什麼料?!欺騙必須建構在資訊不對稱上,傳教的先知必定是外來的才能騙倒人。
我懷疑耶穌可能是二千年前的金城武,到處賣臉(個人魅力)。
最近火熱的第一殯儀館問題,我也在想為啥像我這無神論的也不喜歡呢?墓園也不常去呢?理論上墓園應該是我中意的地方,很少人會去那,而且那裡空曠、安靜。近日倒廚餘時突然領悟,就是感覺不爽!並不是恐懼,只是眼鼻真是難受。感覺是直覺性的反射,當大腦找原因時,會靠向不經思索的反射弄出答案。而真正的原理,常常被原本的快思框架所忽略而不自知。看不到的東西,其實就確實的看到。(一堆墓碑,亂不順眼的。例,除了阿拉蕾,基本上盯著大便是件很不舒服的事。)
關於耶穌復活的部份,眾人都對此無解,但謊言最怕的就是,叫耶穌出來面對(他復活了且永生)。這種荒唐不是聽者要證明,而是瞎掰者要證明。跳進去證明反而中了對方文字遊戲的陷阱。套法律說法,舉證之所在,乃敗訴之所在。
神學真的很有趣也很惡毒,本書中不時透出基督教故事和教義,光這些洩出的文字我內心多少有些被激起的澎湃感,這跟聽高吭音樂時感覺很像,如果不是先理性和知識先進入我的核心邏輯,恐怕我也早被遭此荼毒了。難怪宗教會先在偏遠地區建立勢力,偏遠地區教育比宗教更晚進入心靈核心邏輯,只要先在小時植入木馬,這就達成傳教者的目的。
最近似乎偏愛末日論的書,似乎感覺我可以漸漸走向狂熱者的思路,這與原本該堅持的冷靜的旁觀者有些偏移,可能需要留心,我一點也不想為理想世界而搞到上刑場。我是商人,我要冷眼旁觀,見機而動。
本書的特色是跳脫經文中找證據,而是從正規歷史記載中建構當代大眾們心中的常規邏輯,再從經文中找出蛛絲馬跡作佐證,這方法能比較有效閃掉經文中的陷阱,畢竟這些經文早被千鍾百鍊,該出現的質疑早被窗飾的近乎完美,在經文的框架找證據是死路,如果放大到更大的框架(歷史當時現狀),模擬就能找到經文中無盡的漏洞,作者花了二十年的領悟,讓後人只要花二個小時就能看透這創世紀(聖經群書)騙術,知識的美妙就在於此。

[2014年9月10日 後記]
晨間在夢中醒來,如同從歷史中找到解答。但我得到什麼?我得到更多的知識,但也發現知識好平凡。未如電影演的,當心境開通時,夢想立即成真。但我醒來,我還是在同一個地方,過著再一般不過的人生,並沒有美夢成真。由此看來知識如同是獵人手上的弓、士兵手上的武器、人民手中的鈔票。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述說著,知識是個輔助、是個工具、是個媒介,但知識不是終點。無法使用的知識如同石頭。只有對你有用的知識才是寶石,才有價值。或許這是個啟示,我該到更上一階了,閱讀不該漫無目的,而是為了達成目的而尋找有可能的路徑、方法。知識是美妙的,但當瞭解知識後發現,並未如想像中的那麼完美。比較像是你想建座橋,但知識只提供能設計圖、告訴你橋樑原理,而材料、勞力、時間,你得靠自己。而我早上醒來就是這種落差感,感覺我得到知識後睡一覺醒來,橋就建好了…。
滴噠、滴噠、滴噠,時間繼續流逝,一去不復返。



書籍資料:
書名:革命分子耶穌: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
原名:Zealot: The Life and Times of Jesus of Nazareth
作者: 雷薩‧阿斯蘭
原文作者:Reza Aslan
譯者:黃煜文
出版社:衛城出版
出版日期:2014/05/14
閱讀價值:高,突破框架
ISBN:9789869047630
目錄:
導論
年表
第一部分
序言:不同於以往的獻祭
第一章:角落的一個小洞
第二章:猶太人的王
第三章:你們知道我從哪裡來
第四章:第四哲學
第五章:你們哪來的艦隊在海上掃滅羅馬人?
第六章:元年

第二部分
序言:我為你的殿,心裡焦急
第七章:曠野中呼喊的人聲
第八章:跟從我
第九章:上帝的手指
第十章:願你的國降臨
第十一章:你們說我是誰?
第十二章:除了該撒,我們沒有王

第三部分
序言:擁有肉身的神
第十三章:基督若沒有復活
第十四章:我不是使徒麼?
第十五章:公義者
後記:從真神所出之真神

1 則留言:

Brian 提到...

後記寫入我心坎了
看了許多書,不過大多都沒有用上,而且很多都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