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4日 星期二

女媧的指紋



前言:
封面設計讓人有想翻的欲望。就隨興翻看看。

隨記:
P.66 三皇五帝是中國在夏朝之前出現在傳說中的「帝王」。大致上,三皇時代距今久遠或在四、五千年至七、八千年以前乃至更為久遠,時間跨度亦可能很大。而五帝時代則距夏朝不遠,在四千年前。
P.66 現在看來,他們都是部落的首領。
P.66 關於「三皇」的七種說法分別是:燧人、伏羲紙、神農《尚書大傳》;伏羲、女媧、神農《春秋運斗樞》;伏羲、祝融、神農《神號諡記》;伏羲、神農、共工《通鑑外紀》;伏羲、神農、黃帝《古微書》;天皇、地皇、泰皇《史記》;天皇、地皇、人皇(民間傳說)。
P.67 關於「五帝」的五說法分別是:黃帝、顓頊、帝嚳、堯、舜《大戴禮記》;宓羲(伏羲)、神農、堯、舜《戰國策》;太昊(伏羲)、炎帝、玉帝、少昊、顓頊《呂氏春秋》;黃帝、少昊、顓頊、帝嚳、堯《通鑑外紀》;少昊、瑞頁頊、帝嚳、堯、舜《尚書.序》。目前普遍說法是黃帝、顓頊、帝嚳、堯舜。


心得感想:
三皇大多是發明對文明有重大貢獻的部落,伏羲代表著男性的智慧、女媧代表女性的智慧、神農代表著草藥學、燧人(祝融)發明了火使用。至於女媧補天變成了一種傳說,古代沒有人能對磒石攻擊能有什麼辦法,最多是就是帶領族人往高處,而這一支線應該就是女媧走對方向的結果(人往高處爬)。本書也沒有明確證據解說女媧由來,只能推演出在早期三皇時代是母系社會,後來才逐漸被父系所取代,而即使取代還是崇拜女性之神。中國在遠古開始都不是單一序列發展,而是多元性的同時發展,只是被記錄者少之又少(考古學倒是發現多樣性,古籍沒提到的族群),只是一種時代的代表而已。像長城之北也是發源地之一,歷史給了我們一個假象,城北就不屬文明區,其實只是為了擋住北方民族而建的,並不是文化分界。黃河、長江也各自有文明的發展,所以並沒有像夏商周所開啟的帝國時代的主軸的概念,所以歷史本文(誤),只是剛好有史官才成為正統而已。
本書也找到很多證據是五、六千年前發生過隕石攻擊,造成許多的文明被摧毀(且停滯或倒退)。夏禹只算是後期時代,應該算是時代的寵兒,剛好在最壞的末期、新時代的初期。所以大禹治水似乎不能說他是正確,而是時代的正確。真讓我覺得巴菲特真是運氣破表的時勢造出的英雄人物。
總結:我真的對考古沒興趣。我最不解的就是,為什麼有人對死人這麼感興趣,但又不稱之為神經病(戀屍癖、戀舊癖),而稱為考古學家!?



書籍資料:
書名:女媧的指紋:中國史前祕檔
作者:馬兆鋒
出版社:龍圖騰文化
出版日期:2016/03/01
閱讀價值:低,對考古壓根子不感興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