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反脆弱



前言:
這本書的書單是從副總裁的理財日誌: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心得而來的,沒看過黑天鵝效應所先就暫緩閱讀此書的排程,而近日剛好圖書館有這本書,就順道借來看了,很多次都衝動想拿螢光筆畫重點,差點都把此書當自己的書在用了。看完的感覺是,我漏掉很多,因分二個星期的假日看的,中間有落差和身體狀態不同,很明顯的在中間部分我沒筆記,因那時身體狀況很差。這本書要列入收藏清單,之後還會再讀一次,雖然作者真夠囉嗦,但還有很多我沒吸收完全的地方。

隨記:
P.20 黑天鵝(Black Swans)是指後果很大,但無法預測和不規則的重大事件。
P.26 我們很難採取簡單的做法,因為這違背某一種人的精神。他們設法把事情弄得複雜,如此才能合理化自己專業存在的理由。→本書如果看到後面會發現,作者也難逃此陷阱。
P.28 任何脆弱的東西厭惡波動。
P.30 時間的功能和波動類似,時間愈長,發生的事愈多,混亂愈多
P.33 妥協是一種縱容行為,當一個人以毫不妥協的真誠,評斷個世界,以及評斷其他人,他在道上是自由的。
P.41 事物的反脆弱性最多只能承受某個壓力水準
P.73 努力突破上限,其餘的時間休息。→身體強化不是長時間磨練,而是突破臨界值的嘗試。
P.101 我們線性心靈不喜歡細微的差異,並將資訊化為二元的「有害」或者「有助」。
P.105 大自然只有某個限度內擁有反脆弱性,但這個限度相當高。→至少是慧星撞地球的層級,而限度更不是以人類存亡為尺度。
P.105 能在化療法的毒性和放射線攻擊之後存活下來的癌細胞,往往繁殖得更快,並且占據較弱的細胞所留下的真空。
P.107 當你讓自己挨餓,壞蛋白質會先分解,並由你的身體回收,這個過程稱作自體吞噬。→我是傾向不認同此法。我傾向微量超載蛋白質,身體在用不完的資源下,會轉採取加速新陳代謝,當然要搭配運動。
P.109 每一架飛機墜毀,都使我們進一步提高安全性,改善系統,使得下一次飛行更為安全。經濟崩潰並非如此,因為經濟系統以目前的方法建立,不具有反脆弱性。一架飛機墜毀不會波及其他飛機,所以錯誤受到侷限,可是全球經濟系統卻像一個整體那般運作,錯誤會散播出去,而且愈滾愈大。
P.122 簡化失敗的地方,也就是將非線性的東西簡化,用線性來代替,造成的傷害最大。這是最常見的普羅克拉之床
P.137 我們也可以從火雞的故事,看到造成傷害的所有錯誤之母:誤將「沒有傷害證明」當作「證明沒有傷害」。

P.137 想要「不當火雞」,首先要研判真實的穩定性和人造的穩定性兩者之間的差異
P.154 我是基督徒。→作者這點讓我訝異。這種思維怎麼會被宗教所束縛呢?太弔詭了。
P.164 社會經濟生活和人的身體,這兩個地方,我們一向能力低,卻喜歡干預,並且不尊重自發性的運作和痊癒-更別提成長和改善。
P.168 2007年起的經濟危機,主要的來源在於超級脆弱推手葛林斯潘,這絕對是有史以來首屈一指的醫療傷害,試圖消弭「榮枯循環」。
P.170 我寫隨機的致富陷阱一書提出的論點,說我們有低估隨機性在人間事物中所扮演角色的傾向,總結說「比你所想的還隨機」,媒體卻報導成「一切都是隨機」或「一切純靠運氣」。
P.174 極少人了解拖延是我們自然防衛機制,因為這可以讓事情自行發展,發揮它們的反脆弱性;這來自某種生態或自然的智慧,不見得總是壞事。→作者跟我一樣犯背痛問題,但遲遲不看醫生,卻因為到阿爾卑斯山徒步旅行度假,接著上舉重課程,而完全治好背痛的問題。我的背也好的差不多,我只是意識到問題,而作出生活調整(留意疼痛訊號、挺腰、換椅子、作薦骨操),壓根子不去找醫生。初其成效不明顯,約一個月後就感受到身體治癒自己了。如果找醫生一定是開刀,除骨刺。為什麼這般肯定,因家父就動此刀,元氣大傷,動刀後幾年都帶護腰。這也驗證了,我不知道什麼是對的,但我知道前人是怎麼錯的。在同一個問題上選擇不同的決策,勝率自然就提高了。
P.180 有些日子中,報紙應該只有兩行那麼長。→這很有感觸:各位大家好,今天是個平靜的一天。但大概賣不出去吧!但真正大事時,只簡短的說「礙於篇幅…」。
P.187 我們必須研究的是系統和它的脆弱性,而非事件,就像物理學家所說的「滲流理論」要研究的是岩層的隨機性特質,而非岩層單一要素的特質。
P.190 預測不是中性的東西,它肯定會造成醫療傷害。預測會給冒險犯難的人帶來絕對的傷害。→看來最近犯這毛病很明顯,可能人性本愛預測。
P.209 胖子東尼使用的模型相當簡單。他先找到脆弱性,然後賭脆弱單位崩潰。→沒想到反向搜尋,比正向搜尋簡單又有趣。什麼是正向?政治、總經、財報、新聞…,目前來看脆弱很明顯-QE,剩下的只不過是待他爆炸時,放空大賺一筆豐盛的午餐錢,好一個無為而治,這個胖子東西該不會是暗指塔雷伯自己吧!
P.217 心理上調整到「最糟狀況」的這種方法,優點勝過治療,因為我會因此去冒最糟情況十分清楚,下檔損失有限且已知的某種風險。→這心境在危難中真的很管用,當你明確體悟死定了,內心會突然平靜看透事情的面貌,而做出最佳的決策,但不保證你活著出來,反正活下來就是賺到!
P.237 漫遊者見機而作的做法,在生活和商場上很好,但在個人生活和涉及他人的事務上則不然。人際關係中,見機而作的相反是忠誠。這是一種高尚的情操,但需要投資在正確的地方,也就是投資在人際關係和道德承諾上。
P.241 反脆弱性=得多於失=上檔利益多於下檔損失=(有利的)不對稱性=喜歡波動性。
P.249 如果你「有可選擇性」,就不是很需要一般說的智慧、知識、洞見、技能,以及我們的腦細胞中發生的那些複雜事情。因為你不必常做對。你只需要有智慧,不要做出不聰明的事而傷害自己(也就是某些無做為),並在有利的結果出現時,察覺它們的存在就行了(箇中關鍵是你不需要事先評估,等結果出來再評估)。
P.250 即使在子宮內,大自然也知道如何選擇;大約半數的胚胎會自發性流產,這件事比起依照藍圖設計完美的嬰兒,做起來還要容易。大自然只做一件簡單的事,就是留住符合標準的事物,或執行加州式的「要失敗就快」-它有選擇權,而且真的去使用。大自然遠比人類更了解可選擇性。→這讓我很有感觸,到底強留下來的缺陷嬰兒是種慈悲還是虐待行為呢!
P.250 大自然懂得善用可選擇性;它示範了如何以可選擇性替代智慧。
P.252 選擇權=不對稱性+理性,理性的部份在於留下好的捨棄壞的,知道如何獲取利潤
P.252 反脆弱和脆弱差別就在這裡。脆弱沒選擇權,但反脆弱需要選擇最好的,最好的選擇權。
P.252 在商場上,契約標定和安排選擇權時,必須花錢才買得到,所以明確表示的選擇權,購買價格,往往相當昂貴,但由於人心存在領域相依的特質,所以我們在別的地方認不出它來,而在這些地方,選擇權價格往往低估,或者根本沒訂價。→跳脫定型化選擇權(期交所),在某處有商機的地方與人訂契約,一種非對稱式的合約。
P.256 選擇權是反脆弱性的武器
P.281 常識和有組織的教育不是同一回事。→這段落蠻有趣的,文憑頂多是種智力證明文件,但不代表是智慧。
P.285 去知識化→作者發現現實世界偉大的操作者,居然連標的物的國家一點都不瞭解,而且也不是正統的受教育的人,與當今主流的成功路徑完全背道而馳。這意思是說不能證明主流沒用,但證明主流並不是必定有用。
P.286 經濟學家看到的價格與現實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P.288 他們忘了非常簡單的一個事實,也就是所有這些事情和石油無關-根本不是同一回事。→伊拉克戰爭與石油未必有關,在那研究超詳細的兵推反而注意被吸走。問題是你是到股市投機賺錢的,不是去帶兵打仗的。市場與戰場是兩回事。
P.291 你必須以見機而作的方式和利用可選擇性,闖進未來
P.305 我們相當肯定羅馬人是令人讚嘆的工程師,不用數學就開通了渠道。因為數學的一個副作用,是使人過度優化和偷工減料,因而造成脆弱。
P.306 烹飪似乎是依賴可選擇性的絕佳事情。→數學為何無法用在烹飪,味蕾感受就是無法精準量化,世界真面目不也是如此!
P.335 圖書館的書架和學校狹隘的教材之間有很大的差別;所以我覺得學校是個陰謀,用的方法是將他們的知識擠進狹隘的一些作者之中。→我會更露骨的說,學校教育=洗腦教育,教你如何成為高品質奴隸。看到本土化教育,我都笑了。最近還把正規教育最有用的數學刪減,這是愚民化最高招,因為得到下層人民的支持(人性-懶)且直接把下層人民最強的武器拔掉,真是一舉數得。
P.337 我發現自己想要鑽研和機率、稀有事件有關的專業,因為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和機率和隨機性。於是我到書店去,訂購幾乎每一本有機率(probability)或概率(stochastic)字眼的書。→這段說明教授其實教的不足夠,另外知識取得是隨機性,唯一方法是讀遍相關書籍,不管作品的好壞,之前我也在尋找閱讀捷徑,看來並不存在,隨機(選書)漫遊,或許才是正途。
P.338 別人知道的大部分事情,都不值得知道。
P.352 生活中的差別不在於真或假,而是在於冤大頭或非冤大頭。
P.352 報償,也就是發生在你身上的事(利益或者傷害),總是最重的事;事件本身不是最重要的。
P.352 哲學家愛談真與假。真正過生活的人談的是報償、曝險程度和後果(風險與獎酬),因此談的是脆弱與反脆弱。
P.363 一塊大石頭和一千顆小石頭的不同→直覺思考呈現線推演,真實世界呈非線發展

P.365 對脆弱的東西來說,小震撼所造成的累積影響,低於等量的單一-大震撼所造成的單一影響。
P.428 一種技術活愈久,可以預期它會存在愈久。
P.452 非自然的東西才需要自己證明它的利益。→香煙必須證明自己有益,而不是別人證明它是有害。
P.456 對於幾乎健康的人,我們不應該冒險;但對於處在危險中的人,則應該冒高出很多的風險。
P.507 如果你不承受風險,那就沒辦法做任何事情,使自己偉大。
P.508 有些人會犧牲別人,而擁有選擇權或可選擇性。而其他人並不知道這件事。→舉凡代理性者,很多具有此特質,政客、公務員、新聞人、推銷員。
P.511 「知識世界」導致「知」和「做」分離,(不是同一個人既知道又動手做)使得社會呈現脆弱性。
P.511 負起責任的人才享有特權。→這句完全插到政客心臟,現今對政客太寬容了,做錯事不用負責,貪污6千萬居然不用判無期徒刑。雖然我傾向判死刑,但看在死刑是不可逆的行為,就算了。當然貪污的人是有宗教信仰就必須槍殺掉,反正上帝會補償他微乎其微的冤死機率。疑!!我破解了帕斯卡的賭注。直接給帕斯卡頭上一槍就行了!!詭辯最怕的就是真的去做。
P.512 想要打仗,那就先上戰場。→凱撒、亞歷山大、華盛頓、拿破崙都親上第一線,但雷根、小布希以打電動方式,威脅其他人的生命。→這真是個現代社會的大盲點,權力與風險是分離的,決策者不用承擔個人(生命/財產)風險。
P.516 你不可以坐在那邊,抱怨整個世界,你需要設法出人頭地。去看實際的戰利品,例如銀行帳戶的報表。
P.516 凱撒不惜花費成本,將辛格托里克斯帶到羅馬遊行示眾,看不見的勝利沒有價值
P.521 不要問醫生你應該怎麼做。問他如果置身於和你相同情況,他會怎麼做。兩者的差異會令你大吃一驚。
P.521 脆弱的情況中,一個人只能賺很少,卻會賠很多錢;在反脆弱的情況中,則會賺大錢,但賠小錢。所以反脆弱可以賠很長的時間,但損傷不大,只要後來做對那一次;對脆弱來說,單單一次損失就會讓人一蹶不振。
P.522 冤大頭試著贏得爭論,非冤大頭則試著贏。再用不同的話來說:輸掉爭論是相當好的一件事。
P.522 對大自然來說,意見和預測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存
P.525 羅馬人,透過稱作十殺其一(decimation)的方法,消除士兵當懦夫和傷害別人的誘因。如果一個軍團打敗仗,而懷疑是懦弱造成的,那麼會有10%的士兵和指揮官被處死,方法通常是採隨機抽籤的方式。處死10%以上的人會損傷軍隊戰力;太少的話,懦弱便會居於主宰地位的策略。
P.540 凡是正在行銷的東西必然差勁,否則就不需要做廣告。→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髮絲紋的手機,醜爆了。
P.542 如果你必須在黑道大哥的承諾和公務員的承諾間做一選擇,那聽信黑道大哥的話,任何時候都是這樣,機構沒有榮譽感,個人才有
P.543 絕對不要信任並不自由的人所說的話。→舉凡代理者都是不自由的。
P.553 法令規定愈複雜,整個網絡愈官僚,懂得門道和漏洞的主管官員,日後受益愈大。
P.556 人應該根據信念,採取行動,而不是視他們的行動,選用信念。
P.569 Triad(三元組):指反脆弱(Antifragility)、強固(Robustness)、脆弱(Fragility)
P.569 Fundamental Asymmetry(基礎不對稱):上檔利益(upside)多於下檔損失(downside),他便具有反脆弱性,而通常會因下列因素而受益:(a)波動性、(b)隨機性、(c)錯誤、(d)不確定、(e)壓迫因子、(f)時間,反之亦然。
P.570 Barbell Strategy(槓鈴策略):由兩個極端做法(一個安全、一個投機)組合而成的雙管齊下策略。→這給了我很大靈感!!主力放在趨勢,奇兵放在逆趨勢價外。
P.571 Thalesian versus Aristotelian(泰勒斯法相對亞里士多法):泰勒斯法的注意焦點放在暴露程度,從決定而得報償上;亞里士多法的注意焦點放在邏輯,真或假的分辨上。
P.572 Hormesis(毒物興奮效應):一點點有害物質或壓迫因子,劑量正確或強度正確,會刺激有機體,使它變得更好、更強、更健康,為下次暴露在更強的劑量中做好準備。
P.575 Subtractive Knowledge(減法知識):你知道什麼是錯的,比起你知道其他任何事情更為確定。
P.589 生物非線性/醫療傷害


心得感想:
作者創造的反脆弱是一種文字尚未明確定義的東西,類似中國以前沒有零這個東西。但大家知道零的存在,但很模糊且無法運用的很好。而今日零的運用已達完美,但反脆弱還處在朦矓階段。反脆弱是脆弱的反義,但不及完全相反的強固程度,也就是介於強固與脆弱的模糊空間的東西,彈性或許是個不錯的註解。
脆弱不是如同字義,一無事處,脆弱指的是某個方面的極致表現,而捨棄全部彈性能力。以鳥為例,是種脆弱的極致-飛行。捨棄了陸行動物的力量、耐力等生存彈性,只要子彈穿透身體都是致命。
毒物興奮效應我有類似的體驗,是關於酒,之前很愛喝紅酒,但喝多了身體難受,所以近年來都不怎麼碰酒,但最近身體好了,在一次不小心喝了瓶啤酒解熱,次日起來感到活力湧現。當下是不了解。現在經作者一說,這應算是毒物興奮效應,輕微的毒物對身體有益。而這種東西和壓力一樣。要來的快又急才有益處,如果長期嗜酒反成有害。酒精雖然不會一定會傷身,但會傷腦,喝酒前我寫出的字跡和在喝酒後的字跡有明顯的差異,我花了兩週才回復同水準。這部分再多做幾次試驗,才能排除其他因子(睡眠、壓力、飲食)的干擾。
為何活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反而愈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因為連十萬八千里外的一條狗被撞你都收得到新聞,這種雜訊漫天蓋地的充斥資訊管道,變成99.5%的雜訊,淹蓋掉0.5%的資訊。
人教鳥如何飛,這大家一定覺得很可笑,但把鳥換成人呢?(P.268)所以很多事由教授教的不一定是對的,理論上和實務上是不同的次元。教授大部分來自研究所,而不是來自真實世界。
看這本書時,剛好摻著[小即是美]的書一起看,沒想到這兩本書的味道很搭配,兩者對規模都有不約而同的見解,越大的東西越有害或者說越脆弱。越精確的東西容錯率越低,這是數學的美,也是數學的脆弱性。
一直在想如何用不對稱性來賺錢,我所知道不對稱性最有價差的就屬迷信(或宗教、神鬼論),但我一直找不到很好的利用方式,從此不對稱性上賺錢,明明看得到,但為什麼就是想不出策略呢?宗教有說殺人會下地獄,這是絕對性不對稱報酬(無本生意),但我到現在就無法轉化此想法賺錢。這方面倒是被宗教用的很完美,捐錢可以上天堂。啊~~好惱人呀!!難道說我得去讀聖經,才能從這些偉大的奸商手中學得更好的啟示!?
作者教人試錯法,但自己又躲回中古世紀的生活,讓人著時暈眩不已,書看古籍,吃照古人。塔雷伯似乎走進一個迷宮似的,通常出書者是處於教導別人的角色,但這本書很怪(中間部分),像似一個迷路的人在路邊呢喃,有時說的很有道理,有時又像胡言亂語。
書中有提到一個對新事物的看法,通常越新的東西生命週期越短、越新的奇法經不起時間的洗鍊。這是說明創新十之八九會變成失敗收場。如果這樣來看需有的套過濾方法,把大部份的資訊濾除,不要浪費時間去研究。但我不想跟塔雷伯走同一條路,一條回頭路去尋幽尊古。未知領域才是真正存在非對稱性報酬的地方,只是比古董更難發現,畢竟是沒想到的東西。
本書有點像警世文一樣,在說明當代主流-國際化的問題,作者不說國際化所帶來的優點,畢竟主流能成為主流其中一定有其價值,但不能否認的任何的改變有其優亦必有其缺,端看從何角度來看,從個人立場來看受害可能大於受益,但從全人類的角度或許受益大於受害,為何受害呢?最簡單的就是薪資,較深層的是各類組織將巨大化,變成怪獸,南韓三星就是經典,國家反成他的工具,但整體來看是益的,至少以前台灣人把南韓踩在腳底下,現在反而望塵莫及。
非對稱性投機(註一),本書關於投資的重要概念,投機本質是承受風險(裸買/裸賣),在平時大多是對稱性報酬,也就是期望值等於零。而這種投機一點都不吸引不了作者,作者喜歡等待,待一個大事件發生,等待冤大頭事件,等待黑天鵝機會,而在暴發前下注,期待非對稱性的報酬。所以要自問。如果要運用此法,自己是否有耐心和眼光(看出眾人的盲點)呢?
作者在宗教上已走火入魔了,因太接近古籍,所衍生出的副作用,心智已被神學入侵,這點讓我很困惑,作者點出古籍有其知識價值,但他倒沒注意到也被古代沒落的思維所感染。這方面我很早就佈好防線,當鬼片、神蹟故事出現,我反射性避開,神鬼並不可怕,但只要給這些思緒穿透心智,到達潛意識著根。這會像HIV一樣潛伏著。之後基本上你已被操控而不自知。關於閱讀古籍,目前很茫然,該如何濾掉不該接收的那部份呢?我意識可以擋掉,但潛意識卻承受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滲透。
想想我這筆記是種斷章取義的做法,可能對作者是種污蔑的行為,作者表達的概念屬模糊空間,不是黑也不是白,這區塊沒有明確字詞可以一句帶過。而本書像是本舊世紀的遊記,把古籍中的蘊含的智慧引領出來。雖然同時作者也因此受到此毒害,但整體來說本書益處大於微害。這本書不能速讀,除非慢慢品嘗,不然是有害的。

塔雷伯三部曲,我終於看完了
第一部曲:隨機騙局(隨機的致富陷阱)
第二部曲:黑天鵝效應→這本是經典,三部中我最中意的。
第三部曲:反脆弱
有機會再重讀這系列,應該還能再獲益不少。

[2015年5月7日 補充]
註一:對稱性v.s.非對稱性
對稱性損益範例:選擇權 Sell Call+Sell Pull

非對稱損益性範例:選擇權Buy Pull

當然就圖型來看非對稱性具有極佳的期望值,只是機率相對的很小。所以非對稱性極需要的是等待最好的時機,這等待非常的漫長,至少量化寬鬆到從2007年開始至今有8年了,股市還沒暴跌,就知道這機率是多麼的小了,但只要抓對那報酬絕對是對稱性所無法比擬的,圖表已無法呈現暴跌時的損益了。

[2015年5月7日 重讀]
有些書是經不起時間的流逝,有些書是時間越久越能突顯價值。本書原本只給閱讀價值中,但當淡化「反脆弱」這彆扭的字後,會發現這是一種很棒的概念。尤其最近搭配臨界值的元素後,整合出的是本書最精華的投機哲學(P.209)「找到脆弱性,然後賭脆弱單位崩潰。」也因此,我決定提升本書的閱讀價值至:高。



書籍資料:
書名:反脆弱:脆弱的反義詞不是堅強,是反脆弱
Antifragile: Things That Gain from Disorder
作者: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
原文作者:Nassim Nicholas Taleb
譯者:羅耀宗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3/07/01
閱讀價值:高
ISBN:9789862134467
目錄:
前言

第一冊 反脆弱:導讀

1達摩克里斯與海德拉之間
2每個地方都有過度補償和過度反應
3貓與洗衣機
4害死我的,使別人更強大

第二冊 現代化與否定反脆弱性

5露天市場與辦公大樓
6告訴他們我愛(若干)隨機性
7天真的干預
8預測是現代化的產物

第三冊 非預測的世界觀

9胖子東尼和脆弱推手
10塞內加的上檔利益和下檔損失
11不要和搖滾明星結婚

第四冊 可選擇性、技術與反脆弱的智慧

12泰勒斯的甜葡萄
13教鳥如何飛
14當兩件事不是「同一回事」
15輸家寫的歷史
16混亂中的秩序
17胖子東尼和蘇格拉底辯論

第五冊 非線性與非線性

18 一塊大石頭和一千顆小石子的不同
19點金石與反點金石

第六冊 否定法

20時間與脆弱性
21醫療、凸性和不透明
22 活得久,但不是太久

第七冊:脆弱性與反脆弱性的倫理

23 切身利害:反脆弱性與犧牲他人的可選擇性
24 配適倫理到一種專業上
25 結語

後記:從復活到復活

詞彙表

附錄一
附錄二
附註、追記和延伸閱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