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

全面失控



前言:
如果只看蓋茲而沒注意蓋達,會讓人產生再過不久世界將永遠和平的錯覺。中東的現實狀態讓人體會到文明的脆弱性。我們低估了賽局中的比爛法則,依然可以邪勝正,贏者全拿。

警告:以下內容有部分已超出常態思維,建議不要閱讀此篇。每次讀到戰亂,我的嗜血性就會上身,思緒出現暴走現象。

隨記:
P.17 現在中東地區的國界,是一次世界大戰後由歐洲國家劃定
P.21 伊拉克是由鄂圖曼帝國的三個行省所硬湊出來的一幅拼圖,北部庫德族、中部遜尼派、南部什葉派。
P.22 經二次大戰,法英無力顧中東,美國趁虛而入。
P.25 對穆斯林而言,政教分離完全說不通。對他們來說,伊斯蘭是個完美無缺的體系。→完美造就僵固與停滯,小心完美本身就是個陷阱,尤其在處理真實世界問題。從這點我發現穆斯林的人真的不聰明,平均知商可能低於世界均值。不然怎麼會在這框框中久久無法跳脫呢!?就無法用思考、邏輯思辯穿透嗎??或許有些人可能想到,但整體上就是偏少數。也就是說即使有人想到,但大部分人還是無法理解。這意指的是平均智能不足的問題。我是不是犯了什麼偏誤!?因為看見失敗者,所以他們的一切都讓人覺得很失敗!?
P.56 阿拉伯的哈里發國撐過了十字軍東征,毀在蒙古人之手,然後在鄂圖曼人的帝國中重生。→穆斯林的最大國度有多大呢??好像就無法超出貧脊區域。如果說是貧窮宗教一點也不為過。無法進入富裕之地。連歐洲糧倉-烏克蘭也沒吃下。

P.60 你來伊斯蘭,就不用受地獄焚身之苦,而且你死後還可以有處女侍奉。→原來穆斯林男性對處女是充滿著極端的渴望!!這點有趣,他們不能滿足物質慾,因教義禁止。唯有性慾是不禁止。而且是死後才能履約。怎麼每個宗教的神都這麼弱,只能死後才有能力做事,在你活著的時候連屁都不敢放一聲。每次想到這裡,我就覺得這種不對稱充滿著商機。可惜我EQ能力太低騙不到人就是了。
P.63 穆罕默德是來自阿拉比亞的阿拉伯人,使用阿拉伯語。至於一擲千金的鄂圖曼蘇丹,出自中亞大草原,而也不太說阿拉伯語。→放在一起是因共同信仰伊斯蘭教,但教義各自表述。這個不純的伊斯蘭教,所創的版圖卻是伊斯蘭之最。
P.84 以色列人無所不用其極讓巴勒斯坦人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寄人籬下的民族。巴勒斯坦是存在以色列國土中的分散領地。以色列做法是圍起來,讓巴勒斯坦慢慢萎縮消失。話說這塊地的原住民是巴勒斯坦人就是了。
P.147 黎巴嫩是根極其脆弱的牆頭草,要知道黎巴嫩之所以可以活下來而沒被滅國,就是因為鄰國或強權的地緣政治風向往哪吹,黎巴嫩就往哪倒。→ 值得借鏡
P.154 以色列對和平進程已經膩了。→當別人比爛時,最後只能跟著比爛。然後大家一起爛下去。以色列苦日子應該會越來越苦。
P.154 真主黨的軍事實力強於黎巴嫩的「國軍」→軍事政黨!!
P.168 先下手為強→以色列被真主黨各種算計,而經過此一戰。發現驕兵必敗是真的,即使以色列有的是高科技武器,而沒有情資下,一樣吃了滿滿的挫敗。真主黨讓人見識到游擊兵的優勢之處。當然真主黨在事前佈好的陣地(黎巴嫩南方的地下通道網),真是高招。以色列在此玩打地鼠但打輸了。另外就是真主黨拿人民尚盾牌的都市遊擊戰術,只能說戰爭時,快跑!!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下流的事
P.181 蓋達組織之所以創立,是因為穆斯林政權與中情局在利用完聖戰士後,將之棄如敝屣。此後聖戰士才在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下找到新的歸宿。
P.181 1948年,以色列宣布建國,結果造成70萬巴勒斯坦人流離失所。→以色列的好形象可能是電視看得多被洗腦了。
P.181 阿拉伯國家沒替難民營多少做點事,阿拉伯國家盤算著難民存在一天,巴勒斯坦的復國議題就會持續存在。→而難民營是各種極端團體的溫床,源源不絕的恐怖種子生產地。如果我生在那,我應該會先殺了父母再殺光害我到那裡的民族吧。世界讓你沒得選只有殺人或自殺。但不復點仇是難平心中的恨意,人性。想想我的人生有黑暗歲月,對那感覺太熟悉了。現在會怎麼看待呢?嗯…你贏了。這是荷爾蒙的關係呢!?
P.186 Jihad 最常見的英文翻譯是holy war ,「聖戰」之意。但深究阿拉伯文,Jihad 的涵義更接近「奮鬥」-使靈魂純粹-因此用武器或文字來保衛信仰都是一種奮鬥
P.188 男人只要走入婚姻,就會有老婆、孩子要忙。→沒空搞聖戰活動。所以聖戰士只是缺少好的人生目標。這點有趣,到底穆斯林女性是有多醜??無法吸引血氣方剛的男人,反而轉身逃進聖戰士基友的懷抱。我還是覺得先解放穆斯林女權才能對症下藥。男人是視覺系動物,女生裏的密不透風。第一眼心就冷掉了,如果是看得到女性外表。那穆斯林男性一定會有人落跑,轉去追求愛情。接著就是出現潮流現象,聖戰士變得落伍代名詞。這…可行嗎??先給穆斯林所有女性一隻手機!!
P.200 抗議要有效果,示威群眾必須選對廣場。→場地要大,交通要便利,附近要有飯店讓媒體進駐。難怪南部人執意要上凱道抗議,想說高雄沒地點嗎!?看來南部人也心知肚明,沒人在乎高雄辦的抗議。一切都有組織後面算計著。(恐怖呀!)
P.203 歐巴馬-嘴上說幫助受壓迫的民眾爭取民主,但時候到了卻說不想就不想,說不幫就不幫了。要不然就是說一套做一套。→留心吧!美式作風-信口開河。(不然記得請他立下契約)
P.249 九一一恐怖攻擊之後,蓋達這兩個字成了伊斯蘭恐怖主義的代名詞。
P.250 ISIS 全稱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也就是伊拉克與敘利亞的伊斯蘭國。→讀了本書,是我也投入IS組織,獨裁者(海珊、阿薩德)的壓迫下,只有反抗才有希望。ISIS吸引人絕不是靠恐怖主義,而是一個夢想,只後來隨著組成份子的複雜化,整個就質變。最終只能領便當了。話說一開始就注定失敗,因為主體就是宗教復興是不可能成事。

心得感想:
想想中東穆斯林注定是悲劇的文化,完全沒有勝算。文明度低劣、土地貧脊、人口稀少。真令人絕望不已的處境。比較特殊的就屬挖到石油,這些酋長並沒利用資源來提升人民的水準。最終坐吃山空。可預期中東未來只是一場空。或許我太悲觀了,中東有的是新能源-太陽。只是很巧的事是太陽能相關科技還是在歐美手上。真的很無言。中東人為何只有報復沒有報負。話說這個對全世界是一件好事。穆斯林用行動證明了事實,宗教本質是個錯誤。越虔誠越貧困,越執迷越暴力。連小孩都能做成自殺炸彈客,這個教義不知是什麼邏輯能把小孩當犧牲品。
極權國家的兩難困境:人民教育和國家強盛。國家要強,前題教育要好。而教育程度一高,人民就會想到權力是人民的資產。所以必須唯持愚民教育才能控制人民。最終還是難逃失敗。因為外國會來吃豆腐。從這論點推論出,給中國一些時間吧!!自由與民主是中共唯一的終極選項。不然就是滅黨亡族。中東強人政治無一側外,全部不得善終。中共應該研究國民黨的演進,蔣家後代得以保全是個意外。如果沒記錯是蔣經國被迫開放政治改革(美國施壓),但結果卻是意外的結果。我想也超出蔣經國的預期。

心中的結論是這中東這地方就不適合人類居住,搬家比較快。但最奇特的是以色列居然搬回去。我想最終下場就是跟著沒落。又多了一個可以作空的國家了!!
當人一無所有,能賭的只剩一條命。就這點我要小心穆斯林狂熱份子,一命換一命,對我來說不划算。畢竟對方一無所有。既然一無所有,只要當他燃燒完小宇宙也會死亡。結論應該是見到聖戰士先閃開,他們撐不了多久就自己倒下了。
沒有宗教就不會有殺戮,因為無利可圖。聖戰士圖的只是天堂和處女。如果沒天堂和處女,他們也不會當聖戰士。
戰爭的目的是宣傳國力,保護政權,尤其是大勝仗,花再多錢,人民都肯買單。而真正對症下藥解決問題的方法,通常只需花小錢,但人民看不到成效,所以沒有政客想做正確的事。問題就是難民!!難民能花多少錢??(跟軍事行動相比真的是零頭而已)
或許我高估了聖戰士,他們只是一群沒有知識力的難民,而轉變成的暴民。也就是只是能拿著炸彈的小混混,是不具備有高智能的人群,凡知識力不足者無法成大事。別期望聖戰士能做什麼大事,所以也不必過於擔心他們拿到核武,拿到也不會使用。因為太複雜了。能操控核武,學識要很高,世界搶著要這種優秀的人才,根本不可能落魄去當低薪的聖戰士。為理想而戰,意思就是無給職。

[2017年7月7日 Qatar(卡達)]
左右逢源一直是小國最佳策略,但也很難拿捏尺寸。Qatar最近被中東大國集體斷交,讀了《好奇心研究所》才發現中立者的困難之處,誰都想討好最後可能是被所有人排擠。另一個要點,Qatar有全世界 1/3 的天然氣儲備。代表著只要被完全封鎖後,天然氣供需會出現斷層,這點倒要留心一下。

[2017年7月7日 南韓仇中國問題]
因玩overwatch常常會碰到隊友是南韓人,蠻常看到的是用很生澀的英文罵中國。我也不怎麼理會,南韓人分不出繁體和簡體字的差別。或許下次我應該回,I love Korea,i love 김정은(金正恩)。大家來個傻傻分不清楚。各國民族之間的種族仇恨是一種常態,這樣看來博愛反而是一種變態,不正常。呃,其實我想記錄的是南韓人很討厭中國人,代表著他們寧可跟另一個世仇日本好,也不想跟中國。這點是有趣的地方。台灣也是,有這現象。我也很不解。可能是日本的文明度,是亞洲之最的關係吧(猜)。只是歷史多讀一點就知道,這並不是常態現象。

[2017年7月10日 恨的解藥]
記錄靈感,贏了就不恨了。

[2017年7月11日 如果你熱愛家人]
把家人放在第一位,這是人性也是普世價值。但細想之後呢??自從這一刀切下去,就有對立價值觀。也就是說從家開始向外擴張到家族,再擴張到民族。其實打從一開始人類就宣示著自私的思維,別妄想世界和平了,和平是資源無限下才能成立。目前來看資源就是匱乏,接受競爭的事實,和守護你所愛的人(p.s.不一定是父母和兄弟姊妹)。



書籍資料:
書名:全面失控:一名戰地記者在中東的二十年採訪實錄
原名:And Then All Hell Broke Loose: Two Decades in the Middle East
作者:李察.安格爾
原文作者:Richard Engel
譯者:鄭煥昇→留意這譯者,感覺文字在跳躍著。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17/01/05
閱讀價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