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1日 星期四

閃擊西歐


書名:閃擊西歐
作者:董旻杰
閱讀價值:低
出版年月:2006年07月13日
ISBN:9868247519
圖:


導讀:
軍事總是對我引起吸引力,即使那是用屍體堆出來的故事。

隨記:
P.020 馬奇諾防線分很多段完成,在初建的那幾段設備都很完善,但到後期的幾條段都很簡陋。
P.064 法軍一開始認定這仗一定不會打,連訓練都很隨便,幾乎到了沒在訓練的程度。這種缺乏訓練全無鬥的狀態正是後來法軍迅速崩潰的元兇。
P.064 德、法軍人其實一開始都很不希望打,問題出在國家元首,開戰死的不是他。如果這樣推測,中共的解放軍會希望打仗嗎?這值得思索的問題,除非絕對優勢吧…
P.081 棄子之戰-荷蘭首都空降。德國這小戰役是失敗了,但也牽制住荷蘭軍支援前線。隨後靠著德國陸軍搞定荷蘭,只花五天。
P.092 德國為了攻擊一個重要要塞,在事前就派出一個精英營專門訓練過,這與法國軍隊相比,一目瞭然為何差那麼多了,重點是在訓練,軍人的素質基本上差不多。
P.112 德國發明了新武器,空心彈+軍用滑翔機,打破原本的作戰方式,讓對手錯手不及。
P.114 比利時也未曾想過會開戰,連友軍進入都受邊境比國官僚為難。
P.139 德國步兵很敢衝,不怕死。是什麼原因讓他們這麼的不要命呢??
P.145 色當突襲,德國借道盧森堡,但該國人還無法想像這是五年戰爭的開始。
P.146 德國再次證明,事前的準備是多麼重要。
P.148 色當路難行,但居然沒設重兵防守。法國一定沒看過蜀國怎麼亡國的。
P.149 時間、時間、時間。色當突襲完全超越雙方假設的時間,德軍比本部更早一天到達目的、比法國早估一週到達。這時間差,就是一種最完全的攻擊方式。
P.157 德國精英師V.S.法國後備軍團,這是壓倒性的勝利。
P.166 法國沒把握到一次絕佳的反擊機會,只因為該裝甲師師長認為感到註定要失敗。
P.172 法軍的軍令傳遞有問題,一個命令下去二天後才送達,常常還送出去下面沒收到。這種指揮法不滅才怪,最基本的軍令都無法傳遞。
P.177 色當戰役,古德林宣導的集中裝甲部隊進行戰略性的切入,截斷敵軍遠離前線的後方主要交通線。古代只能截糧不能截路,因為機動性的差別。新的科技一定會為戰場帶來新的戰術與戰略,如果一成不變,就是等著被殲滅。
P.187 隆美爾對下屬也存著,如果能獨立思考和行動力,而不是坐以待命該有多好的想法。似乎上位者比較不怕你犯錯,反而覺得更極積會更好,因為錯誤通常能被上級承擔,通常下層能犯的錯,上級都能承受的住,反而是希望有重大戰果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
P.187 打穿的馬奇諾並不是正真的馬奇諾,被穿越的是後來延伸的,設備不好,根本就是騙騙人用的,沒有設立大口徑火炮。所以故事總是忽略了很多細微處…
P.189 歐洲的戰爭真有趣,對敵國平民還抱著不殺的思維。
P.190 法國敗的真的沒話說…隆美爾通訊故障一個人帶小部隊深入法國境內,居然沒人擋下來,讓他這樣衝。但正常高階軍管也不會像隆美爾這麼瘋狂,把自己放置在最前線指揮。
P.191 當軍隊喪失作戰決心時,四台戰車就能把40輛車的軍人看的死死的,只要輕輕的反擊,他們可以非常輕鬆的拿下隆美爾人頭…但他們真心投降了,降的很自然。
P.212 終於了解為什麼法軍投降的那麼自然了,戴高樂也被抓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曾在德國戰俘營待過32個月,其中逃亡5次,但都被抓回來。有趣的是他在戰俘營還能看書,這在東方世界是不存在的概念…。歐洲對投降者都很善待(至少以我們的角度來看)。
P.220 隆美爾被攻擊時,在報告上也會誇大對手的兵力。是被嚇到還是?故意?策略?
P.222 降美爾到底是幸運到什麼程度…怎麼很多次大難都不死,還毫髮無傷。
P.245 敦克爾克大撒退,撒走33萬人,最終還是有4萬人被棄放在該處。
P.245 敦克爾克大撒退成功不是聯盟方團結,而是德國犯蠢,為了政治利益。
P.293 意大利墨索里尼真異想天開的想吃法國豆腐,但快樂應該只是短暫的四年。
P.303 不設防的巴黎,這種思維還真特別。主要是不讓城市受戰火摧毀。
P.320 在政府在談判時,法軍不能直接投降或放棄,這直接宣布任人魚肉。
P.331 德國俘虜了150萬法國人在戰俘營…他們被關了五年。
P.333 德國進入內燃機時代,法國還停在步兵時代。這場戰爭的分水嶺。
P.333 戰爭並沒有失敗,這並不是一場可以憑一次戰役就決定勝負的德法戰爭。這是一次世界大戰。--戴高樂


心得/感想:
這本書的戰略圖過於簡陋,大部分軍隊布署都是用文字表達,看的真痛苦。
這場世界大戰初期,人們都處在,『絕對不可能開戰』的心態下所演進的。只有瘋子才會開戰,但還真的是個超級大瘋子,希特勒搞出來的。別認為瘋子很稀有,其實還蠻常見的…。軍人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邪惡與好戰,真正好戰的反而是不用上前線的政客。政客手上最損人利己的莫過於發動戰爭,以吸引人民的政治狂熱。一個人能冷靜、二個人能明辯、三個人會有點亂,很多人根本不存在智慧,只會近乎狂熱失去理智。
像這種大戰爭,絕對不是跟翻牌一樣,一翻兩瞪眼。常常都是拉鋸戰,太深入敵陣就會被包圍擊殺,所以該用勢力線,那邊在碰撞,要一直撞到一方潰敗為止。這是指正規戰,但孫子兵法非常注重『奇』兵,德軍會獲勝,其實靠的是奇兵。不然在色當突襲前的,根布羅斯之戰,根本占不到便宜,還被守方法軍的優勢大炮陣地打的損失慘重。法師炮陣根本是德國坦克的剋星,時隨著科技的推衍,空軍的掘起才把他們統帥海扁了一頓(甘莫林將軍聲稱,不會有像空戰這樣的玩意,只有陸戰。)。
德國為什麼能成就色當突襲呢?一半是有準備,另一半是很有膽識敢賭上一把。機會就是這樣的東西,抓到就是贏者全拿。如果錯過呢?再怎麼努力都是白費沒用的。
再強的對手,總是會有絕對虛弱的時候,就看你有沒有注意到那微小的變化。
難道是我觀念錯誤了嗎?降兵其實過的並沒想像的差,不然法國軍怎麼這麼喜歡投降,有時一點抵抗都不作,讓自動繳械了?還有一段對話讓我無法理解,投降兵跟對方指揮官說,能讓我回去收行旅嗎?德國指揮官說好,驚。雖說這是放人回去瓦解對方守軍,但法軍兵會提出這問題還當真讓我無語,感覺這不是戰爭而是遊戲,輸了沒關係,投降就好了。
到書本的後面我真的用刷的看過,一方面有事打擾我看書,另一方面看著一方被屠殺感覺一點激情都沒有了。劃時代的戰略與戰術,造就了46天亡國的奇異感覺。法國兵覺得投降只是幾個月就結束的事,萬萬沒想到這次拖了五年才結束,當初那些投降的人不知有何感覺。事事難料,如果是我該如何決定呢?投降苦五年,不投降馬上被解決?這…似乎不是靠一己之力能達成的,這是群體性的崩潰。問題不在於士兵,而是領導者的問題。趨勢個人擋不了,如果我身在其中,又會聰明到那去呢?我感到那是一種無助,因為46天就亡國,這從法國右邊跑到左邊也不止46天吧。


沒有留言: